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怀念梦老

怀念梦老


    得悉梦参老和尚在五台山安详圆寂的消息,不由得回想起多年前跟梦老的两次交往来。头一次是在二〇〇二年十一月,梦参老和尚在杭州灵隐寺讲解《金刚经》半个月,最后一天,上海阿波罗大厦老总段先生邀我一起赴杭,赶去聆听老和尚最后一堂课。同行有段总台大同学刘淳德先生。车子从上海出发,刚开进杭州城,接五台山带发僧来电,原来他也到了杭州,落脚杭州一位焦居士那里,于是我们车子开去那里,接带发僧一起去灵隐寺。
    下午,在灵隐寺讲经堂听老和尚讲经时,我用随身携带的索尼数码相机轻手轻脚拍了两张照片,一张是正在台上讲经的梦老,一张是坐在下面的听众。来自台湾的段总是梦老的弟子,多年食素,持戒严谨,平时对佛教事业多有供奉,很为梦老倚重。梦老讲经结束后,段总领着同来的几位,一起去休息室拜见了老和尚。闲聊中,段总指着我对梦老说,这位上海的陈作家、陈居士,也受过牢狱之灾。梦老问我关过多少年,我说时间很短,不过十来个月。梦老哈哈一笑说,才十个月,那不算什么。我说听说清定上师曾被关了二十年,您老关了多少年?梦老说,三十三年。段总说,梦老是我国出家人坐狱时间最长的一个。梦老点头称是。我问梦老,您怎么会吃官司的?梦老说,那是五〇年,政府要我跟大军进藏,为他们当翻译。我想,我在西藏那么多年,西藏百姓待我这么好,我怎么可以跟大军去打他们呢?因为我不愿跟大军进藏,就把我关起来了。我问,怎会关这么长时间?梦老说,我也不知道。那一年,监狱大清理,大概是八二年吧,有人说,这老头关很久了,为什么事关进来的?他们想看看我的案卷,因为年代太久,找不到了。于是有人说,算了算了,把这老头也放了吧。于是我就被放出来了。可以说,我为什么入狱,我为什么出狱,自己都是莫名其妙的。说到这,梦老还呵呵干笑了几声。我从梦老带点幽默的笑声里,听出了他对人生的豁达和宽容。三十多年不堪回首的铁窗生涯,早被他几声干笑轻轻地抛于脑后……
    回到上海,我把相机里的照片输入电脑,放大了看,发现为梦老拍的那张照片,右上方有一段金色光环,延伸开来,就仿佛有一圈金色的彩虹,围绕着老和尚。我想起九五年去色达五明佛学院时,为佛学院院长晋美彭措拍的一张照片上,有大片美丽的红光笼罩于晋美彭措身畔。我猜想,修行的大成就者,身旁常有龙天护法伺护左右,遇有一定机缘,有时就会有意无意显现出某种不可思议的圣迹来。老和尚讲金刚经最后一天出现这样的瑞相,不能不为之赞叹啊。

查看更多...

分类:启事板 | 固定链接 |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