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新作连载(18)


    上世纪四十年代,科学家发明了用碳十四测算年代的方法,其原理是利用碳十四这么一种极为稳定的物质,其半衰期长达五千七百多年,据此可推测最长不超过六万年的古生物之生存年代。应该说,对人类社会而言,五千七百年也好,六万年也好,都够长够长的了。不过,碳十四毕竟属于地球三维空间里的某种具体物质,即便再稳定,也还是逃不脱彻底衰亡的那一天。而像莲花生大师这样的大成就者留下的加持力,超越时空,贯通三界,参照佛经所说,无数亿劫可显于刹那,一毫端可观照三千大千,他的加持至少对凡夫的想象力来说,在历史的长河中堪谓经久不衰乃至永远的。
    再者,柴火熊熊的大火炉也好,原子裂变产生的射线也好,你离它越近,受到的影响就越大,离开越远,受到的影响就越小,乃至可以小到忽略不计的地步。所以,冬天你烤火取暖,想暖和点,就要靠火炉近一点;修行者想要得到以往成就者的加持,就希望能在成就者以往的修行地来修行,道理就在这里。

    据喇荣五明佛学院一位才多堪布翻译的史料记载,曾有弟子请教莲花生大师,佛陀预言过的末法恶世,什么时候到来?会是个什么样子?莲师告诉弟子:当铁鸟在空中飞行,铁马在地上奔驰的时候,就是末法时代到来。在这个末法时候,全世界会出现这样的情形,君王不象君王,人臣不象人臣,父亲不像父亲,儿子不像儿子,父子更像是玩伴,女人不守贞节,男人淫欲不检,佛教末法的许多败相征兆都浮现了。莲师进一步描绘那时的情景:那个时代,很多出家人追求名利,云游四方欺骗信众,处心积虑收取别人的财物,拥有个人私产却不做佛事,不诵经文而沉湎于歌舞娱乐之中,破戒却心中没有愧疚。那个时代,会有女子在夫妻间进行挑拨,不孝的儿女将父母赶出家门,兄弟间为家产打架,造下五业却不起惭愧心,佛陀的教育渐渐沦丧。近亲之间会出现乱伦,很多人沉溺于赌博之中,瘾君子整天吞云吐雾,酗酒的人贪恋杯中之物,佛像法本器物沦落到市井上成为商品,很多人将祖先传下的珍宝卖给外国人,由于滥砍滥伐造成水土流失,导致自然灾害频发,城市里盗贼四起,乞讨的人遍布城市。
   而佛陀对佛法末世的预言,最集中地体现在其涅槃前三个月对诸比丘、诸菩萨及无数大众宣说的一部经,即《佛说法灭尽经》,里面说道:“吾涅槃后,法欲灭时,五逆浊世,魔道兴盛。魔作沙门,坏乱吾道。着俗衣裳,乐好袈裟、五色之服。饮酒啖肉,杀生贪味,无有慈心,更相憎嫉。时有菩萨、辟支、罗汉,精进修德,一切敬待,人所宗尚。……设有是人,众魔比丘咸共嫉之,诽谤扬恶,摈黜驱遣,不令得住。自共于后,不修道德,寺庙空荒,无复修理,转就毁坏。但贪财物,积聚不散,不作福德。贩卖奴婢,耕田种植,焚烧山林,伤害众生,无有慈心。奴为比丘,婢为比丘尼,无有道德,淫泆浊乱,男女不别。令道薄淡,皆由斯辈……”  
    当我们今天重温莲花生大师和佛陀的这些预言,觉得有些话简直就像是直面我们眼下这个充斥虚假、乱象重生社会的一幅幅素描工笔画,我们不能不为佛菩萨这些预言的精准性而吃惊。不过,我们还稍可欣慰的是,莲花生大师在指出末法恶世种种乱象的同时,还预言这个时候佛教密法将会兴盛并且弘传全世界。如此看来,我们不得不钦佩八百年前都松钦巴委托弟子在新龙措卡山建寺的前瞻性了。跟离开拉萨不远的楚布寺不同,措卡寺远离尘世,孤然寡居,在很长年代里不大为外界所知。进入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以后,风云变幻,佛教成为“封建迷信”代名词,受到重重打压,措卡寺一度被火烧毁,损失惨重。但因这个寺院十分低调,十分简陋,兼且山高林密,交通不通,一定程度上成了在隐匿中求生存的保护色。当六十年代中波澜全国的“文革”头一阵冲击波过去以后,一则,去措卡寺那个地方实在难走,而且那个地方又破又穷,已没什么油水可以搜刮的;二则,玛哈嘎拉在那里屡屡显灵,曾有人自充好汉敲打玛哈嘎拉像托在手里的颅器,结果回到家里人就发疯了,还有人拿走了护法殿里的一面鼓,结果家里连连遭遇厄运,这种事一传十十传百,比什么红头文件的威力还大,就连“破四旧”的积极分子、敢打敢闯的造反派,也不敢再去那里随便撒野。这就造成一种在国内很罕见的现象:当“文革”十年绝大多数寺庙被砸烂、出家人都被赶出寺院乃至强迫还俗的时候,在人迹罕至、林木幽深的措卡寺,还始终有一批僧人默默地、不离不舍地坚持佛法的修行,他们的房子破得不能再破,食物贫瘠到极点,仅仅靠一点点不敷果腹的青稞粉维持最简单的生存,而他们所坚持不懈的修行,正是体现了噶举派注重“耳传”和实修的精髓所在,这也是进入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当佛教密法出现某种兴盛和弘传契机的时候,最最需要的精神榜样啊。

   【说明,上面整段莲花生大师有关末法恶世的预言,说得何等好啊!却不知为什么被市民委的审查官删得一字不剩。我就在第二次送审时加了一段释迦牟尼《佛说法灭尽经》里的有关论述,意在提醒这位审查官,佛陀也说过类似的话,即便按照你们所规定的不管有理无理合法不合法的政策,目前佛经尚不在你们禁止公开出版之列,既然上头对佛陀教言尚可容忍,为什么莲花生大师所说类似的话,就不允许在我这本描写藏传佛教的书里出现呢?还有,关于措卡寺在文革中的遭遇、玛哈嘎拉显灵等内容,也被毫无道理地整段删除(上面棕色字体内容皆被删除)。而最终的结果,就不是莲花生大师的末世预言能不能跟读者见面的问题,而是我的这本新书在上海市民委阻扰下最终不准在上海出版!】





[本日志由 c-xd 于 2012-09-22 12:25 AM 编辑]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相关日志: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