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我为王若望挨了批(之三)



我为王若望挨了批(之三)

     二月十九日,市委办公厅在复兴西路二一○号会场举行本机关 “一九八六年度总结表彰大会”。
    马主任作总结报告。不出所料,发生于八六年底的那场新的反自由化运动,被他当做法宝,拿在手里挥来舞去。什么大学生闹事时,四万五千份公安局通告,市委印刷厂一个夜里就完成了印刷啊;什么上海及时向中央上报了王若望在松江、刘宾雁在上海海运学院鼓吹自由化的言论啊;什么这次立功受奖者最突出的成绩就是反对自由化态度鲜明、大学生闹事时几天几夜不回家啊;什么今后的工作第一条就是要积极投入反自由化的斗争啊,等等,等等。

查看更多...

分类:作者自白 | 固定链接 |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499

我为王若望挨了批(之二)


我为王若望挨了批(之二)

 
   这一年年底,中国的社会政治生活中发生了一件大事。在皖、沪、京、宁、浙等地,数十万大学生呼喊着要求“民主”与“法制”的口号,走上街头,为民请命,希望敦促党和国家加快政治改革的进程。
    十二月二十五日,我打电话给王若望,问他是否卷入这一场学生运动了。他说没有。接着,他在电话里就对我谈开了:这次学生上街,完全是自发的行为,应该进行疏导、对话。叶公琦出面在外滩一讲话,很多人就散去了,由此也可见出这确实不是有组织的行动。警察的十二条规定,太愚蠢了,怎能这样搞法呢?报纸登出《答记者问》的同一天,刊出了胡乔木的文章,影响也不好,乔木名声太臭了……

查看更多...

分类:作者自白 | 固定链接 |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670

我为王若望挨了批(回忆录选载)


二十四.我为王若望挨了批(之一)

    
    八五年九月,中共中央在北京召开了十二届五中全会。全会开完后第二天,中央书记处又专门研究思想战线问题,上海、广东两地的第一把手被特邀列席这次专门会议。据芮杏文回沪后在市委内部小范围的传达,这次会议一个实质性的议题,就是讨论一下如何落实邓小平最近的旨意:“王若望到上钢三厂的讲话,是反对党章的,他不同意党章,可以出党。”赵紫阳提出,王要为资产阶级自由化而斗争,是不符合党章的,可以劝其退党。如果他觉得中国的大地不自由,可以给他美金,让他出去。王鹤寿说,北有刘宾雁,南有王若望,王若望五七年划为右派没划错,他就是右派。胡启立提出,王到处讲话,以“受难者”的身份出现,争取群众,他的行为不符合党章,最好劝其出党。如他要出去,可以给他美金,他出去以后,使用价值就不长了,林希翎现在法国,影响也不大了。陈丕显表示,王若望这个人没多大希望了,只是要他出党,不那么容易,但劝退,不退也要退。最后,胡启立等人说,原则上定了,清除出党,方式方法由上海市委定……
    在书记办公会议上,芮跟几位副书记和到会的常委研究了用什么方式方法来贯彻中央书记处的决定,权衡再三,决定低调处理,让上海作家协会出面“劝”王若望退党,这样,万一有什么情况变化,回旋的余地可稍大一些。

查看更多...

分类:作者自白 | 固定链接 |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