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启事板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永久的怀念,永久的遗憾

                                  

                                  永久的怀念,永久的遗憾

    月前,复旦同学微信群上,有人发布了77、78级去世者名单。复旦大学文革后头两批(77、78级)总入学人数2121人,到2021年4月清明节为止,已逝者共133人,占比6%。相比之下,我所在的中文系7711文学评论专业,全班72人,已逝者11,占比是最高的,达15%,高出全校平均数一倍半。

查看更多...

分类:启事板 | 固定链接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73

老革命为什么出家?(旧文新阅)

        
                                          老革命为什么出家?

【说明:此文写于二十四年前,光阴荏苒,物换星移,牛年又牛年。因查找不易,现重发于此。旧文新阅,不拘谁碰巧碰上,随意看看,或会有点新的感受?】
    在中国的行政区划中,作为农村一级地方政府的“县”多达2千几百个。江西省大余县,便是这2千几百个县中一个不起眼的小县,很多人大概听都没听说过这个地方。不久前,我对中国南方的佛教寺院进行采访,由江西一条尘土飞扬的简易公路进入广东,这才有机会在赣粤交界处的大余县作了短暂的停留。

查看更多...

分类:启事板 | 固定链接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59
                      

                    耄耋老翁晚期癌症忽然消失,期颐寿星安详离世见证神迹

    本月4日早上,我的岳父以一百零五岁高龄安详去世了。多年居家照顾老人的阿姨告诉我,前一天白天,老人已排空了大便,到晚上,又提出想洗澡,于是,阿姨就和李新一起帮他把全身擦洗干净,换上了干净衣衫。早上,老人像平时一样起床,像平时一样吃早饭,吃得不多,稍许吃了点粥。七点多,他说想躺一会,就自己躺到床上去。七点半,李新觉得有点不对劲,怎么嘴角有口水流出?擦掉口水后,赶紧给120急救中心打电话。救护车很快赶到,两个救护人员抬着担架进了屋,给老人做了检查,确认已去世,已无必要送医院救治。于是当场开具了死亡证明,随即就离开了。

查看更多...

分类:启事板 | 固定链接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071

杀生之罪罪难逃

                                    
                                   杀生之罪罪难逃
    
    世间万物中,生命是最宝贵的。生命一旦结束,就再也不能逆转复活,原先的生命体成为一具无知无觉的死尸,腐朽支解,灰飞烟灭,最终归于大自然的茫茫尘埃。每个生命体,都爱惜、珍惜自己的生命,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本能。要说自以为高居万物之上的人类,哪怕人与人之间社会地位高低悬殊、拥有财富多寡不匀,在自珍自爱生命这一点上,普通百姓和豪门贵族并无差别。即便被人类视为低微之物的蝼蚁,同样珍爱自己生命,每个蝼蚁都为了存活于世而孜孜不倦地奋力拼搏。
    自古以来,人类中少数能跟天地神灵直接进行沟通以及特别聪慧明理的的先知、圣人、修行成就者们,凭借对宇宙自然超越常人的认知,多劝诫人类要爱惜生命、不要杀生。

查看更多...

分类:启事板 | 固定链接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309

八邦寺甘露丸生出许多小甘露丸

                                
                            八邦寺甘露丸生出许多小甘露丸

    月前整理东西,从冰箱储物屉里拿出一小袋已存放多年的甘露丸,忽然发现,甘露丸变多了,多出来许多大小不一的小甘露丸,比原先的小许多,大多比粟米还要小,最小的,几乎像针尖般大呢。望着我多年前贴在自封袋上的小标签“八邦寺甘露丸”,不由得回想起多年前的一段往事来。
    先要从2000年10月说起,那次在比丘尼无念师及其弟子如高师陪护下,我去藏区某地闭关了一段时候。在成都碰头时,有热心读者朝晖居士从武汉赶来一同前往。途径德格,停留一段时间,拜访并拜师了更庆寺八十多岁的老喇嘛格拉上师,由此跟德格萨迦派结下殊胜因缘。回去后,我写了本纪实中篇《德格萨迦殊胜缘》,由上海明申公司老总陈乐波赞助印行2000册。

查看更多...

分类:启事板 | 固定链接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603

再见神山

再见神山


    五年前,我曾到西藏阿里朝圣象雄神山(即今日所称冈仁波齐)。那次朝圣,有幸得到山神殊胜加持,返沪之后,山神给予的加持力犹绵绵不断滋润全身,令身体机能明显返回了一二十岁。得山神如此恩泽,我自存感恩之心,但仍惶惶然不知何以为报,总想着有一天要再到神山跟前,亲口向山神说一声谢谢!谢谢!
    五年后今日,我下了个决心,做了个安排,行程万里,再次来到梦魂牵绕的象雄神山跟前,为的是恭恭敬敬献上供品,诚心诚意献上我对山神的一片敬意。一路走上去,路,还是五年前的石子路,没什么变化。绕山的人不多,看来五年来一个又一个检查站的检查、限制并未有所松动。终于走到神山跟前,在湛蓝湛蓝天空映衬下,只见五月的神山,身披白雪轻装,身形矫健,仪态端庄,静谧中蕴含深邃意境,威严中不失暖人的温情。当我拿出早已备好的供品,准备摆放时,奇迹突现,一股忽如其来的神力,从上而下瞬间弥漫了我的全身……其实,当我从山脚下开始向神山迈进时,就已感受到某种无形的加被,去之前一个膝盖有点不适(不适有年把了),走着走着,膝盖的不适越来越放松,不知不觉中基本恢复了正常。行走在海拔四五千米高原上,并不觉得有什么高原反应。当我只身一人先行走到宿营地,想为几位同行者预订几个房间,芝热寺栈房的标间都已被印度客包下,我们只能住通铺了。等了两个多小时,他们才走到这里。不管怎么说,我也是个快七十的白眉老头了,而他们都比我小上一辈呢……
    这次还愿回来后,再次思及象雄山神对我的恩惠,我的感激之情仍觉难以言表。我想起希腊神话中的无畏勇士安泰俄斯,他睡觉不用床,直接躺在大地母亲的怀抱里,与人格斗,只要不离开大地,就能持续不断从大地母亲身上汲取力量。我无意拿自己跟安泰俄斯相比,更不奢求能像安泰俄斯那样源源不绝得到神灵眷顾。说真的,我的心跟山神还是相通的,但只要能偶尔得到山神一点加被、一丝点拨,我就心满意足、欢喜无比了。

查看更多...

分类:启事板 | 固定链接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053

佛法的末法时期



                                 佛法的末法时期

    佛教把宇宙世界的形成及发展变化,概括为成、住、坏、空这几个阶段。概而言之,“成”是指的世界形成;“住”是指的世界安住,处于一个相对稳定的状态;“坏”是指的世界开始衰坏,坏到最后,大海枯竭,山川崩坏,无尽火焰,将世界烧为灰烬;“空”是指的坏劫之后,世界空虚,无昼夜日月,犹如无边墨穴。在“空”之后,经历若干劫数,再进入新一轮成住坏空。宇宙世界就这样周而复始、无穷无尽地循环着……

查看更多...

分类:启事板 | 固定链接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10

听说张宝胜去世了



                                             听说张宝胜去世了

    今天,手机上看到张宝胜去世的消息,回想起八九十年代气功热的时候,张宝胜表演的特异功能,像意念移物啊,非视觉识字啊,不接触人体为人诊治疑难杂症啊,等等,那真是风头出尽,红极一时。有一次,我听周志高跟我说起,他利用出差的机会,到北京去找过张宝胜,到北京后,一天晚上,请北京的熟人,把他引荐给张宝胜。他说,张宝胜住在一个很大的院子里,门口有解放军站岗。进去以后,有个很大的客厅,已经有不少人围着张宝胜转。带去的人向张宝胜介绍说,这位是全国书协常务理事某某某,怎么样怎么样,还把他写的一幅字,送给了张宝胜。张对书法好像没什么兴趣,听了介绍,只是嗯嗯啊啊的点点头,看上去好像架子挺大的。这也难怪,那时候,张在北京已接触了很多高层领导、社会名流,听周说是上海来的,就说了:"哦,上海,我到上海去,江泽民也不来接我,不过还算好,他后来来北京,还算是请我吃过饭。"周志高因医院体检查出结石,想请张宝胜看看。张看了看说:“你身体里有个小石子,不太光滑,直接拿出来,可能会出血。这样吧,过几天什么时候我有空,你再过来看看。”周因为出差的时间比较短,等不及了,就回上海了,没再去张宝胜那里。我那时在上海康平路大院上班,周志高那时主编《书法》杂志,编辑部也设在康平路,离我很近,有时我去周那里坐坐,故跟他比较熟,记得在那里还不时碰到吴建贤、戴小京,高式熊虽不坐班,也碰到过几次。

查看更多...

分类:启事板 | 固定链接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