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听说张宝胜去世了



                                             听说张宝胜去世了

    今天,手机上看到张宝胜去世的消息,回想起八九十年代气功热的时候,张宝胜表演的特异功能,像意念移物啊,非视觉识字啊,不接触人体为人诊治疑难杂症啊,等等,那真是风头出尽,红极一时。有一次,我听周志高跟我说起,他利用出差的机会,到北京去找过张宝胜,到北京后,一天晚上,请北京的熟人,把他引荐给张宝胜。他说,张宝胜住在一个很大的院子里,门口有解放军站岗。进去以后,有个很大的客厅,已经有不少人围着张宝胜转。带去的人向张宝胜介绍说,这位是全国书协常务理事某某某,怎么样怎么样,还把他写的一幅字,送给了张宝胜。张对书法好像没什么兴趣,听了介绍,只是嗯嗯啊啊的点点头,看上去好像架子挺大的。这也难怪,那时候,张在北京已接触了很多高层领导、社会名流,听周说是上海来的,就说了:"哦,上海,我到上海去,江泽民也不来接我,不过还算好,他后来来北京,还算是请我吃过饭。"周志高因医院体检查出结石,想请张宝胜看看。张看了看说:“你身体里有个小石子,不太光滑,直接拿出来,可能会出血。这样吧,过几天什么时候我有空,你再过来看看。”周因为出差的时间比较短,等不及了,就回上海了,没再去张宝胜那里。我那时在上海康平路大院上班,周志高那时主编《书法》杂志,编辑部也设在康平路,离我很近,有时我去周那里坐坐,故跟他比较熟,记得在那里还不时碰到吴建贤、戴小京,高式熊虽不坐班,也碰到过几次。

查看更多...

分类:启事板 | 固定链接 |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116

关于《神奇舍利子》之五



    过了几年,自己印的那批《神奇舍利子》早已送光,仍不时有读者来打听这本书,我就根据《文学报》上刊登的自费出书启事,通过宁夏文联买了个内蒙出版社的书号,补充若干内容,重印了数千册。这批书一部分用于结缘,一部分放网上邮购和批给二手书商,以回收印刷成本。听说成都最大的书城老板看到这本书后,直接跟内蒙出版社联系,要进三千册,谁知接电话的人说没看到这本书,内蒙没出过这本书。后来从宁夏那里打听到,前不久内蒙出版社换了班子,新班子对前任卖书号的事不认账了。
    又过了几年,第二次印的《神奇舍利子》也所剩无几了。去年元旦刚过,发现在我家佛台前天花板上,开出了好几簇优昙陀罗花。
    据网络报导,这花最早是一九九七年在韩国一家寺院的佛像上被发现,韩国作为一个普遍信仰佛教的国家,不少信众认为这就是佛经中所说三千年一开的优昙陀罗花,花开则预示着如来下生、金轮王出现世间等殊胜因缘。之后,不仅韩国,世界上其他一些地方,包括中国内地几个省份、香港、台湾,以及澳洲布里斯本、美国加州等地,也陆续有人看到,而且显现的方式多姿多彩,引起人们极大的兴趣和关注。前面讲到的比丘尼无念师,二○○○年冬她供佛的苹果上也开出这种奇异小花。在我家里出现优昙陀罗花,惊喜之余,猜想这可能是某种无形力量在我面前的一个显现吧,于是萌生了要重印《神奇舍利子》一书的想法。现代人受某种执着束缚太重,往往只相信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既然这样,《神奇舍利子》就从普通人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出发,告诉人们一些佛法的基本道理。我又补充了一些新得到的素材,如“活着时身上出现舍利子的当代修行者”等,经友人资助,重新编排,采用了现在流行的彩色大开本,印了数千册,目前仍在结缘、邮购、代销齐头并进中。

查看更多...

分类:启事板 | 固定链接 |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992

霍金 大小孩 外星人


                                              霍金 大小孩 外星人

    从手机上得知英国著名物理学家霍金去世的消息,我不由得一怔。这些年,我一直期待,期待着有那么一天,当代奇人大小孩能得到盛世政府的某种关注和关怀,或有机会促成这两位世界级非凡人物的直接会面,共同探讨全人类都关心的宇宙、时间、生命等最古老又最前沿、最寻常又最深奥的问题,或能引发当代人一点新的思考和感悟。而今,曾经的期待化成了永远的遗憾,我只能默默祈祷,祈祷霍金一路走好,祈祷并期待,坐在轮椅上几乎一动不能动的大小孩,终有一日能让这个世界听到他为拯救教化世道人心而发出的声音。
    十几年前,我从五台山一位出家人那里听说了有关大小孩的一些神奇事迹,便去河南长葛乡下一探虚实。头一次见面,便跟大小孩极为投缘,后来又去过多次。他极为艰辛凄苦的身世,起死回生后的新一轮成长史,天传神授的种种异能,没上过学却能识字,没学过医却能为人治病,不出门却能进入浩瀚无际的宇宙深处……不仅令我惊叹,更令我觉得应该把这样一位当世奇人介绍给当代读者,让大小孩那颗伟大的心灵,能像阳光一样温暖更多的人心。

查看更多...

分类:启事板 | 固定链接 |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917

关于神奇舍利子(之四)



    《神奇舍利子》完稿后,经一位朝晖居士赞助,自印数千册,分送给了一些寺院和许多认识以及不认识的人。我给北京中国佛教协会教务部副主任妙华寄去二百册,其中一百请他转交北京居士林结缘。跟妙华法师,是在协助广宗寺举办纪念法尊法师活动时跟他认识的。妙华给我来电说,这本书写得很好,在国内是开创性的,填补了一个空白,现在采用这种方式出书,太可惜了,应该正式出版,他愿意推荐给他熟悉的宗教出版社。不久,他将山东出版社的一位女编辑介绍给我,因为事情巧得很,山东出版社曾约请中国佛协一位长者写一本介绍舍利子的书,当初定的书名也是《神奇舍利子》,两年过去了,女编辑来北京催稿,那位长者仍交不出稿件,正好我写的书已自费印出来了,那就让山东来出吧。妙华自己也出过好几本书,他为《神奇舍利子》的出版还写了个文采飞扬的前言。妙华后来还告诉我,他收到的那二百册书,在佛协内部广受好评,还不够分,所以也没给北京居士林拿点去。
    在这位女编辑大力推动下,出版社内部的一道道程序顺利通过。据女编辑说,《神奇舍利子》这个选题两年前就已上报且获批准,现仍用这个书名出书,照道理不用再报,但社里为保险起见,决定重新报批一次,但也就走走形式,上面不会不批的。可谁知道呢,对别人不成为问题的问题,在我身上偏偏就成了一个很成问题的问题。反正最后的结果是无果而终。
    大约在山东出版社正在走程序的同时,我收到一位高建中先生发来的电子邮件,自我介绍是民族出版社副社长,说从网络上看到《神奇舍利子》,很有兴趣,问我是不是愿意让他们来出版?我搜查了民族出版社的网站,果然看到高建中的大名,社长空缺,他是主持工作的副社长、总编辑。民族出版社的地位、影响要比地方出版社高出一个档次,何况又被一把手亲自看中,能由他们出版当然最好,不过,此时既然已答应让山东出版社出,我觉得不能将稿件抽回来,否则就不仗义了。我把这一实情答复了高建中,他似乎有些失望,说以后有机会再合作吧。山东出书遇阻后,我硬着头皮给高建中写了封信,解释了跟山东出版社进行合作的缘由,现在因为在签订合同问题上发生一些分歧,决定中止合作,问他是不是还愿意出版这本书?是不是也要上报待批?原先给山东的稿件转到别的出版社会不会节外生枝?他很快给我回信:

查看更多...

分类:启事板 | 固定链接 |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469

关于神奇舍利子(之三)



    资料搜集得差不多了,我大致根据以上思路,加上自己的一些感悟和体会,动笔撰写一本专门介绍舍利子的史实长篇《神奇舍利子》。二〇〇〇年夏季,我去了一趟五台山,借广宗寺这块宝地住了两个月,最终完成了这本书的写作。
    在五台山的数十所寺院中,广宗寺只能算一所很小的小庙,但它不是个寻常之地。明弘治年间(公元1488-1505年),明孝帝为海内百姓祈福,想在五台山东台顶建一所佛殿,因山高风猛,未成。明正德二年(公元1507年),明武宗为完成先帝遗志,敕命御太监韦敏往五台山东台监造,因气候恶劣、山崖险阻,难以实施,最后在台怀镇北侧靠近菩萨顶处建造了广宗寺,以铜铸瓦,名响四方。作为一所皇帝钦建的“皇家庙”,后来历代皇帝来五台山朝山,大都要来广宗寺拜一拜。寺院里至今还竖着几块明武宗和清康熙皇帝亲笔题写的御碑。“文革”中,广宗寺大殿顶上的铜瓦被人拆走卖给了废品回收站,“文革”后修复庙宇时,铜瓦已无处可觅,只得铺上了琉璃瓦。
    据传,清朝皇帝顺治六岁嗣位,二十三岁抛弃皇位来五台山出家。顺治第三子康熙皇帝(1654-1722)八岁嗣位,康熙二十二年(1683)二月、九月,时年三十的康熙帝曾两上五台山,据说就是来寻他父亲。他第二次上五台山,进的第一所寺院就是广宗寺,遇到一个身穿旧纳的老和尚正在打扫院子,见了自己,爱理不理的样子,就上前问道:“请问师父,您上下怎么称呼?”老和尚冷冷回答两个字:“八叉。”继续低头扫地。康熙想,这个法号倒挺怪,没再细想,就进大殿拜佛去了。当他拜完佛后,脑中忽然灵光一闪,呀,哪有叫八叉的,上八下叉,不就是个“父”字么?赶紧跑出大殿去寻自己的老子,可哪里还有那老和尚的影子。此时,天空中忽出现两朵长云,状若愁眉,康熙帝一见,暗合此时心意,长叹一声,嘱拿纸笔来,当即写下“云眉”两字。这两个字至今犹高悬在广宗寺的大殿里。

查看更多...

分类:启事板 | 固定链接 |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414

回忆录摘录关于神奇舍利子(之二)

                            关于神奇舍利子(之二)


    依我看,首先要指出的是,舍利子是修行者修炼成就的产物,是修行者依戒定慧熏修而成的一种特殊物质。《金光明经•舍身品》中有如是论述:“是舍利者,即是无量六波罗蜜多功德所熏。”“舍利是戒定慧所熏修,甚难可得,最上福田。”故而历代高僧圆寂后留下舍利子的数不胜数,某种程度上已成为修行成就的一个表征,没有留下舍利子的,不一定没有成就,但有舍利子的,肯定已达到一定成就。当代僧人能有舍利子的很少,就因为当代能依戒定慧刻苦修行的修行者太少了。不妨看看当今全国上万所寺庙的方丈主持中,不管政府封给的头衔有多大、级别有多高,死后留有舍利子的能有几人?
    其次要说明的是,舍利子是一种介乎于俗界和法界之间的特殊物质。说它近乎俗界,因为它不像佛教所称的前世后世或神识离体那么玄乎,它本身看得见、摸得着,具有一定的形状、大小、颜色、重量、硬度等物理特征,还含有某种特殊的能量,修行层次高的人,或感觉比较灵敏的人,靠近舍利子会有一定感应,其源源不断释放出来的能量,对调节人体健康有一定的作用。说它近乎法界,乃因它跟法界息息相通,故而跟法性相应到一定程度,便会出现种种瑞相,例如,舍利子会长大,会生出小舍利,舍利子会“凭空”现身,如前面所说的天降舍利,你若将舍利子带在身上,可为你趋福避邪等等。
    近代佛学大师印光(1861-1940),曾在一封信里十分完整地表述了他对舍利成因的看法:

查看更多...

分类:启事板 | 固定链接 |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417

回忆录摘录关于《神奇舍利子》之一


                                          四十.神奇舍利子

(连载之一)
    人们对于跟人有关的神秘事物,往往会有一种好奇心理,舍利子或许也属于这么一种神奇之物。人们通常都听说只有真正得道高僧火化后才会有舍利子,十分稀有,能有机会亲眼看到的人不多。我头一次见到舍利子,是在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说是“天降舍利”,是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举办大法会时,一瞬间在地上冒出来的!看着那些大大小小的颗粒状物,当时十分惊奇,以前也以为舍利子是修行成就者圆寂后的产物,没想到还有凭空出现的“天降舍利”,太神奇了!

查看更多...

分类:启事板 | 固定链接 |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