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赠书启示



                                                         赠书启示(已赠完!)  

     兹有宁夏王佰谋先生向读者赠送《千古一泰无名僧》一百册,有意者可电邮 netox@126.com ,写明姓名、地址、邮编、联系电话,以便寄送。先到先得,赠完为止。

查看更多...

分类:启事板 | 固定链接 |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878

活佛未了愿,祈愿早圆成

     
                                活佛未了愿,祈愿早圆成    

    西藏江达县北端邓柯乡,地处藏、青、川交界处,紧挨着金沙江,有一所建于五六百年前的格鲁派道场琼柯寺,二〇〇〇年我曾去过那里。据说,被藏地称为“第二佛陀”的宗喀巴(1357-1419)大师,年轻时由青海前往卫藏途中,曾在这里住过一夜,并预言以后这里会出现一个大寺院。在宗喀巴大师去世数十年后,格鲁派果然在这儿建起一座琼柯寺。琼柯,意为法衣,据说寻址建寺的娘仁喇嘛在金沙江上游将自己袈裟脱下扔于江中,随其漂流数十里,所停之处,即建寺之地。琼柯寺在其鼎盛时期,曾辖有子寺十三所,本寺常驻僧侣多达千人,在金沙江对岸(今属四川洛须)也建了念经堂和长寿佛殿。像许多格鲁派寺院一样,琼柯寺的日常寺务由堪布主持,该寺历来很受达赖喇嘛重视,历任堪布多由远在千里之外的达赖喇嘛亲自委任。
    那年我去琼柯寺时,主持寺务的绛巴森格(1960-)堪布,即将六年期满,他自己很想卸位后闭关修行去,可全寺僧众都推举他再干下去。这位八岁剃发、数十年刻苦学修的出家人,他的前任罗噶堪布(1921-1998)和出国数十年又回到琼柯的依噶活佛(1930-2001),为“文革”后修复寺院出了大力,但这个地方实在太穷了,依噶活佛在瑞士等国生活多年积累的全部积蓄,带回国内用于建寺,缺口仍很大。依噶活佛生前曾很郑重地对绛巴堪布说,他最大的心愿是在琼柯寺建一所佛学院和一个闭关房,还说一定要把琼柯寺办成一个清净的修行地、众生的朝拜地。绛巴堪布以此为勉,下决心要为完成活佛心愿作出最大努力。

查看更多...

分类:启事板 | 固定链接 |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694

出书启事


                                                    出书启事

    日前接上海锦绣文章出版社(原名上海画报出版社)通知,上海市民委忽然同意让该出版社出版本人新作《走出白狼古地——我的藏族兄弟嘉样堪布》,条件是必须按民委审查通过的删节本出。说实话,在书稿被市民委无理删改又无端拖延半年之后,听到这个消息,我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相反,弥漫心头的是一种无可奈何的悲哀。在一个政治、经济、文化等各领域最重要资源都被霸占的社会里,你若不肯事事屈服、不肯同流合污,你要在所谓主流媒体、主渠道上发出一点自己的声音,何其难也。好在年前还有过去熟悉的大佬为我讲了几句好话,作者在该书写作过程中也自律甚严,宗旨就是弘法利生,不谈其他,尽量不冒犯任何人。即便这样,这本书要正式出版还是举步维艰。
    十八大召开在即,不少人对十八大后可能会真正开始进行一点政治体制改革抱有希望。我也对十八大抱有一定希望,生活中有希望总比没希望好。不过,看看这半年来上海一个政府部门对我一部佛教作品的刁难和阻挠,展望未来,有希望,也有渺茫啊。

查看更多...

分类:启事板 | 固定链接 |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901

2012新作连载(24)


    就修行的方法来说,所谓八万四千法门,如此之多,是为了适应不同众生的不同根器,法门本身无所谓哪个最好,最适合你的,就是最好的。
    不过,在有一点上,至少藏传佛教各教派都是共同认可的,那就是都把闭关视为一种很重要很有效的修行方式。像莲花生大师这样伟大的成就者,在藏地弘法之余,也曾多次闭关修行。像措卡寺的噶举传承,藏地妇孺皆知的米拉日巴不用说了,米拉日巴的上师玛尔巴及玛尔巴的上师那若巴,米拉日巴的弟子冈波巴及冈波巴的弟子都松钦巴,以及都松钦巴之后的历代大宝法王,都极重视闭关并身体力行。在各教派的寺院里,还逐渐形成了每个僧人至少闭关三年或更长一点的规矩,令人欣慰的是,这样的传统,在今日藏地很多寺院中又得以恢复了。我曾去过壤塘藏瓦寺,那是一所觉囊派的寺院,一些小扎巴才十多岁就进了黑洞洞的闭关房,要等三年又三个月后才出关,那期闭关班的班长二十七岁,他从十三岁开始,基本上是一期连一期参加闭关,已经十四年了。我还到过德格萨迦派的一个柯洛洞闭关房,那里的规定是一次闭关四年为期,不到时间,不管发生什么情况都不出来。在拉萨堆龙楚布寺,我遇见两个闭过关的喇嘛,寺院规定是三年三个月又三天为一期,其中一位十四岁在林芝玉仁寺出家,十七岁来楚布寺,十八岁参加闭关,二十五岁再次闭关,两次加起来有六年半时间。位于藏、川、青交界处的琼柯寺,是一所格鲁派寺院,第三世达赖喇嘛曾来这里闭关一年半,十年前这所寺院的主持依噶活佛去世,临终最大的愿望就是要在寺院里建一个佛学院和一个闭关房,这么多年过去,他的遗愿应该早就实现了吧。建在白玉县城里的白玉寺,是一所规模宏大的宁玛派寺院,闭关房外,贴着一张禁止来人打扰的告示:“具历史盛誉之白玉修学院,承前代旧制规定:门用泥浆封闭、修学三年紧守无漏、禁与人交,水从木槽缝中定量供、每天勤修四禅定。故请无关的僧俗人等严禁入内。”告示用毛笔抄在已经泛黄的白纸上,落款是“白玉寺管理委员会”,日期为一九九〇年藏历元月一日。我是〇四年去朝拜白玉寺的,不知这张告示今天还在不在?但这个规矩一定还在。
    闭关中具体修行的方式,各各并不完全一样,但就像这张白玉寺告示中所说,勤修四禅定,这大概属于最普遍的闭关内容。所谓四禅定,这是指禅定的四个阶段或四个层次,由初禅而至二禅、三禅、四禅。在进入初禅之前,先要修前行,类似于正式进入禅定的预备班,先要过基本的盘腿关、调身调息关、去除杂念关,要达到久坐不疲、身心轻安、某种定境,到这样的程度,预备班基本读出来了,方可算是进入真正禅定修行。
    有人对闭关觉得很神秘,问:“是不是一个完全黑暗无光的环境?”那倒未必,所谓关房,岩洞也好,土屋也好,板房也好,最主要的是一个相对封闭、安静、不受外界干扰的空间,以利于身心的安住。也有人闭黑关,完全不见光,但一般关房里光线比较暗淡就可以了。又问:“是不是什么都不吃?”那也不是,什么都不吃,岂不要饿死?米拉日巴在山里因为任何食物都吃光了,为了不致饿死,才采集荨麻赖以充饥。我曾拜见过一位二十几年至今不食人间烟火的苦修者,他十几二十多年前闭关中每天只食七颗柏树籽,近年出关后,授徒传法,仍不食任何粮食类食物,每天早上喝一碗牛奶和一小把柏树籽,就是全天的全部饮食,为人念经念久了,偶尔喝点饮料润润喉。而对一般闭关者来说,闭关中饮食简单点就是了。也有人闭关中不说话,称为“止语”,真有要事要跟外界沟通,就用笔写在纸上。

查看更多...

分类:心海泛舟 | 固定链接 |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007

2012新作连载(23)

  
                                    九.舞勺之年静修郎 

     古代对人的年龄有不少有趣的别称,比如,不满周岁,称为襁褓,二三岁称为孩提,十三四岁女孩称为豆蔻年华,男孩称为舞勺之年等等。所谓舞勺之年,《礼记 内则》有言:“十有三年学乐诵诗舞勺。成童舞象学射御。”大概意思,是指十三岁开始是适合学习乐诵和舞蹈的年龄,再大点就可学习射箭骑马了。十几岁正是好动之时,在这个年龄段上学习舞蹈以至骑马等等,也符合此时的生理特征。
    不过,嘉样跟着索龙年扎上师修学数年大圆满,又依据上师指点,去措卡寺阿洛老喇嘛跟前求学了噶举派的大手印教法和传承后,他的性情,变得越来越沉静,越来越喜欢沉浸在一个人无所思无所想的状态中。他为生产队放牛时,往往把牛群赶到又安静又有草吃的地方,自己走到树荫底下,双腿一盘,双目微闭,悠悠然就进入物我两忘的极乐世界。在这种状态下,时间过得特别快,有时眼睛睁开,发现日头西坠,已到了该把牛赶回去的时候了。

查看更多...

分类:心海泛舟 | 固定链接 |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510

2012新作连载(22)

八.痛苦的幸运儿

  说起来,堪布出生的时候,全国饿死数千万人的三年大饥荒已告一段落,饿殍盈途乃至人相食的惨剧已成为过去,不过,百姓的生活仍非常贫困。而堪布作为那个时代一个因“家庭成分”被划入异类的孩童,更是饱尝了人世间的苦难艰辛。

  他出生在新龙县麻日乡一个山峦环抱、依坡而居的村子里,村子很小,只有七八户人家,因为跟外面交通很不方便,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出不去,几乎成了个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村口对面,可看到两座当地很出名的神山:马头明王神山和金刚瑜伽母神山。有一些修行人倒是看中了这里的地气特别旺盛,特意来这里的山洞或垒个简易土屋闭关修行。宇宙万物造化无穷,大千世界因缘天成,一个不知哪年哪月起在这里安营扎寨的小村子,能同时得到两座神山的庇护,真是十分罕有。多少年来,这里的村民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他们在坡地上种一点青稞,基本上解决了口粮问题,养一些牦牛,酥油、酸奶、牛奶全都有了,从山上捡一些枯枝败叶,足够一年四季烧水和取暖之用。他们的生活谈不上富裕,但也不用担心饿肚子,日子过得平静而安闲。他们未必有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那种文人雅士自得自乐的情结,但他们有更脱尘出世的精神支柱。村头有个不大的转经房,里面安了个大大的转经筒,村民们空下来就去转转经,转经筒从早到晚咯吱咯吱响着,很少有停下来的时候。

查看更多...

分类:心海泛舟 | 固定链接 |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862

2012新作连载(21)

    在汉传佛教中,韦驮将军是护持僧团、寺院及斋供最著名、最有力的护法神,在民间被称为韦驮菩萨,据传最初也是由印度传来中国。韦驮在汉传佛教中的地位,跟藏传佛教中的玛哈嘎拉大致相仿。
    五百年前第七世大宝法王来措卡寺塑造的那尊玛哈嘎拉像,灵验无比,遇到特别殊胜的日子,面部会发出彩光,身体四周会出现彩虹,有时还会开口说话。【上海市民委的审查官,将“有时还会开口说话”这句话一笔勾销了。不知审查官删掉这句话,其意何在?是审查官本人没听说过佛像会开口说话这种事?或是虽听说过却根本不相信?还是他明知确有此事,但害怕被更多的人知道?若出于前者,或许还可用其个人的无知来加以解释,若出于后者,那就是一以贯之的愚民之策了。其实,类似佛像开口说话这种事,虽不是人人都有机会见到,却也不是绝无仅有的孤例,远的不谈,笔者本人就有所亲闻亲历。比如,十多年前我去过西藏江达琼柯寺,那里有一尊古老的绿度母像,历史上曾多次开口说话,我为这尊佛像拍下的照片,至今有些人还能感受到很强的加持力。当代高僧云登桑布上师主持手工刻版的数百套觉囊派宗师著作,有一套送给了澳洲王居士,这套经书出国前暂存汉地某寺院时,寺院里的人经常听到经书里发出诵经的声音。06年4月某晚,我在河南长葛跟郑州一位并不太熟悉的孙先生联系代购火车票事,次日早上孙发来短信,告之票已拿到,并问“昨天晚上给我的电话怎么光是念经的声音,没你说话?”我到郑州取票时,孙告诉我,前天晚上10点半左右,正在吃晚饭,你的手机打来,只有喇嘛念经声,没人说话,持续了10分钟左右。诸如此类,不知民委的审查官对此有何感想?莫不成再像前些年那样,把我的个人佛教网站再给封了?】据说有一年夜里,措卡寺一个喇嘛梦见玛哈嘎拉来到他跟前说:快起来,快把我背出去!他醒来一看,护法殿着火了,赶紧冲进去,将玛哈嘎拉驮在背上,冲了出去。天明,大家看到,护法殿被全部烧毁了,玛哈嘎拉像除了略受烟熏,完好无损。那尊像重得很,平时六七个人都抬不动,而夜里殿堂着火时居然一个喇嘛就将他背了起来!大伙都说:玛哈嘎拉的加持力,真是不可思议呀!
    令人痛心的是,三年前一天凌晨,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将花了九年时间修葺一新的措卡寺焚烧殆尽。火灾发生前一天晚上,当地曾有好几人看到一道亮光从寺院护法殿里升起,然后消失在夜空中。存世五百多年的玛哈嘎拉像,在这场大火中未能幸免,唯独第七世大宝法王亲手装藏的心宝藏没有烧坏。一个多月后,汶川发生了举世震惊的大地震。
    相隔数百年数十年,寺院三次被焚,尤其是寺院刚刚整修好就被大火所焚,这格外令人伤心难以接受。痛定思痛,或许这会让人联想起米拉日巴当年向玛尔巴大师请求灌顶传法时,玛尔巴先叫米拉日巴修建不同形状碉房,一次次建了又拆、拆了又建,将他折磨得苦不堪言痛不欲生而最终涤除罪障修成正果的故事。从根本上说,米拉日巴不是在修房子,而是在修心,历经磨砺,最终修成如《心经》中所说的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无受想行识、无苦集灭道、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等等那样一种般若波罗蜜多之心。
    同样的道理,寺院盖得怎样?佛像造得怎样?是盖得富丽堂皇?还是盖得朴实大方?是造得金碧辉煌?还是造得简约传神?这并不重要。须知,寺院和佛像都只是某种性质的载体,是凡夫跟某种超越世俗的层面进行沟通的中介,而有没有这种载体,对超越世俗的层面本身无损其一根毫毛。因此,如果说还非要讲什么重要不重要的话,那最重要的是,要看寺院和佛像有没有灵性?“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一尊泥塑的佛像,只要有灵性,比缺乏灵性的哪怕是九九九九的金佛强上百倍。不管大庙小庙穷庙富庙,信众来寺院拜佛,就看能不能真正升起对佛法的正知正见正念正信。

查看更多...

分类:心海泛舟 | 固定链接 |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803

2012新作连载(20)

                        

                          七.玛哈嘎拉大护法   
     凡去过措卡寺的人,不少人会觉得,那儿的玛哈嘎拉特别灵。去年十月,我也有幸得到玛哈嘎拉的眷顾,切身感受其种种灵验之处。其实,措卡寺有汉地信众前来朝拜并领教玛哈嘎拉种种奇迹,不过是近十年的事,甚至六七年前来措卡,因为路没修好,只能骑马或徒步上山,更是来者寥寥。而在当地,措卡享有玛哈嘎拉特别灵这么一种美名,可就由来已久了。据说,一千二三百年前莲花生大师来这里闭过关后,藏传佛教最大的护法神玛哈嘎拉就日夜守护着这块圣地。
    在藏地不管什么教派,不少寺院都供有玛哈嘎拉像,有两臂的,有四臂的,有六臂的,但其面部和身体形象大同小异,都显降魔愤怒相,身色蓝黑,体形粗壮,方额大脸,三目圆睁,头戴五骷髅冠,颈佩人首项链,左手持颅器,右手握钺刀,腰间围虎皮裙,身后烈焰腾腾,气势威猛无比。比较起来,噶举派较其他教派对玛哈嘎拉最为推崇,立宗之始就将其奉为第一护法神,故在噶举派的每一座寺院里,玛哈嘎拉都享有特别重要的位置。

查看更多...

分类:心海泛舟 | 固定链接 |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