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杀生之罪罪难逃

                                    
                                   杀生之罪罪难逃
    
    世间万物中,生命是最宝贵的。生命一旦结束,就再也不能逆转复活,原先的生命体成为一具无知无觉的死尸,腐朽支解,灰飞烟灭,最终归于大自然的茫茫尘埃。每个生命体,都爱惜、珍惜自己的生命,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本能。要说自以为高居万物之上的人类,哪怕人与人之间社会地位高低悬殊、拥有财富多寡不匀,在自珍自爱生命这一点上,普通百姓和豪门贵族并无差别。即便被人类视为低微之物的蝼蚁,同样珍爱自己生命,每个蝼蚁都为了存活于世而孜孜不倦地奋力拼搏。
    自古以来,人类中少数能跟天地神灵直接进行沟通以及特别聪慧明理的的先知、圣人、修行成就者们,凭借对宇宙自然超越常人的认知,多劝诫人类要爱惜生命、不要杀生。

查看更多...

分类:启事板 | 固定链接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13

八邦寺甘露丸生出许多小甘露丸

                                
                            八邦寺甘露丸生出许多小甘露丸

    月前整理东西,从冰箱储物屉里拿出一小袋已存放多年的甘露丸,忽然发现,甘露丸变多了,多出来许多大小不一的小甘露丸,比原先的小许多,大多比粟米还要小,最小的,几乎像针尖般大呢。望着我多年前贴在自封袋上的小标签“八邦寺甘露丸”,不由得回想起多年前的一段往事来。
    先要从2000年10月说起,那次在比丘尼无念师及其弟子如高师陪护下,我去藏区某地闭关了一段时候。在成都碰头时,有热心读者朝晖居士从武汉赶来一同前往。途径德格,停留一段时间,拜访并拜师了更庆寺八十多岁的老喇嘛格拉上师,由此跟德格萨迦派结下殊胜因缘。回去后,我写了本纪实中篇《德格萨迦殊胜缘》,由上海明申公司老总陈乐波赞助印行2000册。

查看更多...

分类:启事板 | 固定链接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569

再见神山

再见神山


    五年前,我曾到西藏阿里朝圣象雄神山(即今日所称冈仁波齐)。那次朝圣,有幸得到山神殊胜加持,返沪之后,山神给予的加持力犹绵绵不断滋润全身,令身体机能明显返回了一二十岁。得山神如此恩泽,我自存感恩之心,但仍惶惶然不知何以为报,总想着有一天要再到神山跟前,亲口向山神说一声谢谢!谢谢!
    五年后今日,我下了个决心,做了个安排,行程万里,再次来到梦魂牵绕的象雄神山跟前,为的是恭恭敬敬献上供品,诚心诚意献上我对山神的一片敬意。一路走上去,路,还是五年前的石子路,没什么变化。绕山的人不多,看来五年来一个又一个检查站的检查、限制并未有所松动。终于走到神山跟前,在湛蓝湛蓝天空映衬下,只见五月的神山,身披白雪轻装,身形矫健,仪态端庄,静谧中蕴含深邃意境,威严中不失暖人的温情。当我拿出早已备好的供品,准备摆放时,奇迹突现,一股忽如其来的神力,从上而下瞬间弥漫了我的全身……其实,当我从山脚下开始向神山迈进时,就已感受到某种无形的加被,去之前一个膝盖有点不适(不适有年把了),走着走着,膝盖的不适越来越放松,不知不觉中基本恢复了正常。行走在海拔四五千米高原上,并不觉得有什么高原反应。当我只身一人先行走到宿营地,想为几位同行者预订几个房间,芝热寺栈房的标间都已被印度客包下,我们只能住通铺了。等了两个多小时,他们才走到这里。不管怎么说,我也是个快七十的白眉老头了,而他们都比我小上一辈呢……
    这次还愿回来后,再次思及象雄山神对我的恩惠,我的感激之情仍觉难以言表。我想起希腊神话中的无畏勇士安泰俄斯,他睡觉不用床,直接躺在大地母亲的怀抱里,与人格斗,只要不离开大地,就能持续不断从大地母亲身上汲取力量。我无意拿自己跟安泰俄斯相比,更不奢求能像安泰俄斯那样源源不绝得到神灵眷顾。说真的,我的心跟山神还是相通的,但只要能偶尔得到山神一点加被、一丝点拨,我就心满意足、欢喜无比了。

查看更多...

分类:启事板 | 固定链接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053

佛法的末法时期



                                 佛法的末法时期

    佛教把宇宙世界的形成及发展变化,概括为成、住、坏、空这几个阶段。概而言之,“成”是指的世界形成;“住”是指的世界安住,处于一个相对稳定的状态;“坏”是指的世界开始衰坏,坏到最后,大海枯竭,山川崩坏,无尽火焰,将世界烧为灰烬;“空”是指的坏劫之后,世界空虚,无昼夜日月,犹如无边墨穴。在“空”之后,经历若干劫数,再进入新一轮成住坏空。宇宙世界就这样周而复始、无穷无尽地循环着……

查看更多...

分类:启事板 | 固定链接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10

听说张宝胜去世了



                                             听说张宝胜去世了

    今天,手机上看到张宝胜去世的消息,回想起八九十年代气功热的时候,张宝胜表演的特异功能,像意念移物啊,非视觉识字啊,不接触人体为人诊治疑难杂症啊,等等,那真是风头出尽,红极一时。有一次,我听周志高跟我说起,他利用出差的机会,到北京去找过张宝胜,到北京后,一天晚上,请北京的熟人,把他引荐给张宝胜。他说,张宝胜住在一个很大的院子里,门口有解放军站岗。进去以后,有个很大的客厅,已经有不少人围着张宝胜转。带去的人向张宝胜介绍说,这位是全国书协常务理事某某某,怎么样怎么样,还把他写的一幅字,送给了张宝胜。张对书法好像没什么兴趣,听了介绍,只是嗯嗯啊啊的点点头,看上去好像架子挺大的。这也难怪,那时候,张在北京已接触了很多高层领导、社会名流,听周说是上海来的,就说了:"哦,上海,我到上海去,江泽民也不来接我,不过还算好,他后来来北京,还算是请我吃过饭。"周志高因医院体检查出结石,想请张宝胜看看。张看了看说:“你身体里有个小石子,不太光滑,直接拿出来,可能会出血。这样吧,过几天什么时候我有空,你再过来看看。”周因为出差的时间比较短,等不及了,就回上海了,没再去张宝胜那里。我那时在上海康平路大院上班,周志高那时主编《书法》杂志,编辑部也设在康平路,离我很近,有时我去周那里坐坐,故跟他比较熟,记得在那里还不时碰到吴建贤、戴小京,高式熊虽不坐班,也碰到过几次。

查看更多...

分类:启事板 | 固定链接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187

关于《神奇舍利子》之五



    过了几年,自己印的那批《神奇舍利子》早已送光,仍不时有读者来打听这本书,我就根据《文学报》上刊登的自费出书启事,通过宁夏文联买了个内蒙出版社的书号,补充若干内容,重印了数千册。这批书一部分用于结缘,一部分放网上邮购和批给二手书商,以回收印刷成本。听说成都最大的书城老板看到这本书后,直接跟内蒙出版社联系,要进三千册,谁知接电话的人说没看到这本书,内蒙没出过这本书。后来从宁夏那里打听到,前不久内蒙出版社换了班子,新班子对前任卖书号的事不认账了。
    又过了几年,第二次印的《神奇舍利子》也所剩无几了。去年元旦刚过,发现在我家佛台前天花板上,开出了好几簇优昙陀罗花。
    据网络报导,这花最早是一九九七年在韩国一家寺院的佛像上被发现,韩国作为一个普遍信仰佛教的国家,不少信众认为这就是佛经中所说三千年一开的优昙陀罗花,花开则预示着如来下生、金轮王出现世间等殊胜因缘。之后,不仅韩国,世界上其他一些地方,包括中国内地几个省份、香港、台湾,以及澳洲布里斯本、美国加州等地,也陆续有人看到,而且显现的方式多姿多彩,引起人们极大的兴趣和关注。前面讲到的比丘尼无念师,二○○○年冬她供佛的苹果上也开出这种奇异小花。在我家里出现优昙陀罗花,惊喜之余,猜想这可能是某种无形力量在我面前的一个显现吧,于是萌生了要重印《神奇舍利子》一书的想法。现代人受某种执着束缚太重,往往只相信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既然这样,《神奇舍利子》就从普通人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出发,告诉人们一些佛法的基本道理。我又补充了一些新得到的素材,如“活着时身上出现舍利子的当代修行者”等,经友人资助,重新编排,采用了现在流行的彩色大开本,印了数千册,目前仍在结缘、邮购、代销齐头并进中。

查看更多...

分类:启事板 | 固定链接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19

霍金 大小孩 外星人


                                              霍金 大小孩 外星人

    从手机上得知英国著名物理学家霍金去世的消息,我不由得一怔。这些年,我一直期待,期待着有那么一天,当代奇人大小孩能得到盛世政府的某种关注和关怀,或有机会促成这两位世界级非凡人物的直接会面,共同探讨全人类都关心的宇宙、时间、生命等最古老又最前沿、最寻常又最深奥的问题,或能引发当代人一点新的思考和感悟。而今,曾经的期待化成了永远的遗憾,我只能默默祈祷,祈祷霍金一路走好,祈祷并期待,坐在轮椅上几乎一动不能动的大小孩,终有一日能让这个世界听到他为拯救教化世道人心而发出的声音。
    十几年前,我从五台山一位出家人那里听说了有关大小孩的一些神奇事迹,便去河南长葛乡下一探虚实。头一次见面,便跟大小孩极为投缘,后来又去过多次。他极为艰辛凄苦的身世,起死回生后的新一轮成长史,天传神授的种种异能,没上过学却能识字,没学过医却能为人治病,不出门却能进入浩瀚无际的宇宙深处……不仅令我惊叹,更令我觉得应该把这样一位当世奇人介绍给当代读者,让大小孩那颗伟大的心灵,能像阳光一样温暖更多的人心。

查看更多...

分类:启事板 | 固定链接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936

关于神奇舍利子(之四)



    《神奇舍利子》完稿后,经一位朝晖居士赞助,自印数千册,分送给了一些寺院和许多认识以及不认识的人。我给北京中国佛教协会教务部副主任妙华寄去二百册,其中一百请他转交北京居士林结缘。跟妙华法师,是在协助广宗寺举办纪念法尊法师活动时跟他认识的。妙华给我来电说,这本书写得很好,在国内是开创性的,填补了一个空白,现在采用这种方式出书,太可惜了,应该正式出版,他愿意推荐给他熟悉的宗教出版社。不久,他将山东出版社的一位女编辑介绍给我,因为事情巧得很,山东出版社曾约请中国佛协一位长者写一本介绍舍利子的书,当初定的书名也是《神奇舍利子》,两年过去了,女编辑来北京催稿,那位长者仍交不出稿件,正好我写的书已自费印出来了,那就让山东来出吧。妙华自己也出过好几本书,他为《神奇舍利子》的出版还写了个文采飞扬的前言。妙华后来还告诉我,他收到的那二百册书,在佛协内部广受好评,还不够分,所以也没给北京居士林拿点去。
    在这位女编辑大力推动下,出版社内部的一道道程序顺利通过。据女编辑说,《神奇舍利子》这个选题两年前就已上报且获批准,现仍用这个书名出书,照道理不用再报,但社里为保险起见,决定重新报批一次,但也就走走形式,上面不会不批的。可谁知道呢,对别人不成为问题的问题,在我身上偏偏就成了一个很成问题的问题。反正最后的结果是无果而终。
    大约在山东出版社正在走程序的同时,我收到一位高建中先生发来的电子邮件,自我介绍是民族出版社副社长,说从网络上看到《神奇舍利子》,很有兴趣,问我是不是愿意让他们来出版?我搜查了民族出版社的网站,果然看到高建中的大名,社长空缺,他是主持工作的副社长、总编辑。民族出版社的地位、影响要比地方出版社高出一个档次,何况又被一把手亲自看中,能由他们出版当然最好,不过,此时既然已答应让山东出版社出,我觉得不能将稿件抽回来,否则就不仗义了。我把这一实情答复了高建中,他似乎有些失望,说以后有机会再合作吧。山东出书遇阻后,我硬着头皮给高建中写了封信,解释了跟山东出版社进行合作的缘由,现在因为在签订合同问题上发生一些分歧,决定中止合作,问他是不是还愿意出版这本书?是不是也要上报待批?原先给山东的稿件转到别的出版社会不会节外生枝?他很快给我回信:

查看更多...

分类:启事板 | 固定链接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