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2012新作连载(23)

  
                                    九.舞勺之年静修郎 

     古代对人的年龄有不少有趣的别称,比如,不满周岁,称为襁褓,二三岁称为孩提,十三四岁女孩称为豆蔻年华,男孩称为舞勺之年等等。所谓舞勺之年,《礼记 内则》有言:“十有三年学乐诵诗舞勺。成童舞象学射御。”大概意思,是指十三岁开始是适合学习乐诵和舞蹈的年龄,再大点就可学习射箭骑马了。十几岁正是好动之时,在这个年龄段上学习舞蹈以至骑马等等,也符合此时的生理特征。
    不过,嘉样跟着索龙年扎上师修学数年大圆满,又依据上师指点,去措卡寺阿洛老喇嘛跟前求学了噶举派的大手印教法和传承后,他的性情,变得越来越沉静,越来越喜欢沉浸在一个人无所思无所想的状态中。他为生产队放牛时,往往把牛群赶到又安静又有草吃的地方,自己走到树荫底下,双腿一盘,双目微闭,悠悠然就进入物我两忘的极乐世界。在这种状态下,时间过得特别快,有时眼睛睁开,发现日头西坠,已到了该把牛赶回去的时候了。

查看更多...

分类:心海泛舟 | 固定链接 |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506

2012新作连载(22)

八.痛苦的幸运儿

  说起来,堪布出生的时候,全国饿死数千万人的三年大饥荒已告一段落,饿殍盈途乃至人相食的惨剧已成为过去,不过,百姓的生活仍非常贫困。而堪布作为那个时代一个因“家庭成分”被划入异类的孩童,更是饱尝了人世间的苦难艰辛。

  他出生在新龙县麻日乡一个山峦环抱、依坡而居的村子里,村子很小,只有七八户人家,因为跟外面交通很不方便,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出不去,几乎成了个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村口对面,可看到两座当地很出名的神山:马头明王神山和金刚瑜伽母神山。有一些修行人倒是看中了这里的地气特别旺盛,特意来这里的山洞或垒个简易土屋闭关修行。宇宙万物造化无穷,大千世界因缘天成,一个不知哪年哪月起在这里安营扎寨的小村子,能同时得到两座神山的庇护,真是十分罕有。多少年来,这里的村民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他们在坡地上种一点青稞,基本上解决了口粮问题,养一些牦牛,酥油、酸奶、牛奶全都有了,从山上捡一些枯枝败叶,足够一年四季烧水和取暖之用。他们的生活谈不上富裕,但也不用担心饿肚子,日子过得平静而安闲。他们未必有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那种文人雅士自得自乐的情结,但他们有更脱尘出世的精神支柱。村头有个不大的转经房,里面安了个大大的转经筒,村民们空下来就去转转经,转经筒从早到晚咯吱咯吱响着,很少有停下来的时候。

查看更多...

分类:心海泛舟 | 固定链接 |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856

2012新作连载(21)

    在汉传佛教中,韦驮将军是护持僧团、寺院及斋供最著名、最有力的护法神,在民间被称为韦驮菩萨,据传最初也是由印度传来中国。韦驮在汉传佛教中的地位,跟藏传佛教中的玛哈嘎拉大致相仿。
    五百年前第七世大宝法王来措卡寺塑造的那尊玛哈嘎拉像,灵验无比,遇到特别殊胜的日子,面部会发出彩光,身体四周会出现彩虹,有时还会开口说话。【上海市民委的审查官,将“有时还会开口说话”这句话一笔勾销了。不知审查官删掉这句话,其意何在?是审查官本人没听说过佛像会开口说话这种事?或是虽听说过却根本不相信?还是他明知确有此事,但害怕被更多的人知道?若出于前者,或许还可用其个人的无知来加以解释,若出于后者,那就是一以贯之的愚民之策了。其实,类似佛像开口说话这种事,虽不是人人都有机会见到,却也不是绝无仅有的孤例,远的不谈,笔者本人就有所亲闻亲历。比如,十多年前我去过西藏江达琼柯寺,那里有一尊古老的绿度母像,历史上曾多次开口说话,我为这尊佛像拍下的照片,至今有些人还能感受到很强的加持力。当代高僧云登桑布上师主持手工刻版的数百套觉囊派宗师著作,有一套送给了澳洲王居士,这套经书出国前暂存汉地某寺院时,寺院里的人经常听到经书里发出诵经的声音。06年4月某晚,我在河南长葛跟郑州一位并不太熟悉的孙先生联系代购火车票事,次日早上孙发来短信,告之票已拿到,并问“昨天晚上给我的电话怎么光是念经的声音,没你说话?”我到郑州取票时,孙告诉我,前天晚上10点半左右,正在吃晚饭,你的手机打来,只有喇嘛念经声,没人说话,持续了10分钟左右。诸如此类,不知民委的审查官对此有何感想?莫不成再像前些年那样,把我的个人佛教网站再给封了?】据说有一年夜里,措卡寺一个喇嘛梦见玛哈嘎拉来到他跟前说:快起来,快把我背出去!他醒来一看,护法殿着火了,赶紧冲进去,将玛哈嘎拉驮在背上,冲了出去。天明,大家看到,护法殿被全部烧毁了,玛哈嘎拉像除了略受烟熏,完好无损。那尊像重得很,平时六七个人都抬不动,而夜里殿堂着火时居然一个喇嘛就将他背了起来!大伙都说:玛哈嘎拉的加持力,真是不可思议呀!
    令人痛心的是,三年前一天凌晨,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将花了九年时间修葺一新的措卡寺焚烧殆尽。火灾发生前一天晚上,当地曾有好几人看到一道亮光从寺院护法殿里升起,然后消失在夜空中。存世五百多年的玛哈嘎拉像,在这场大火中未能幸免,唯独第七世大宝法王亲手装藏的心宝藏没有烧坏。一个多月后,汶川发生了举世震惊的大地震。
    相隔数百年数十年,寺院三次被焚,尤其是寺院刚刚整修好就被大火所焚,这格外令人伤心难以接受。痛定思痛,或许这会让人联想起米拉日巴当年向玛尔巴大师请求灌顶传法时,玛尔巴先叫米拉日巴修建不同形状碉房,一次次建了又拆、拆了又建,将他折磨得苦不堪言痛不欲生而最终涤除罪障修成正果的故事。从根本上说,米拉日巴不是在修房子,而是在修心,历经磨砺,最终修成如《心经》中所说的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无受想行识、无苦集灭道、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等等那样一种般若波罗蜜多之心。
    同样的道理,寺院盖得怎样?佛像造得怎样?是盖得富丽堂皇?还是盖得朴实大方?是造得金碧辉煌?还是造得简约传神?这并不重要。须知,寺院和佛像都只是某种性质的载体,是凡夫跟某种超越世俗的层面进行沟通的中介,而有没有这种载体,对超越世俗的层面本身无损其一根毫毛。因此,如果说还非要讲什么重要不重要的话,那最重要的是,要看寺院和佛像有没有灵性?“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一尊泥塑的佛像,只要有灵性,比缺乏灵性的哪怕是九九九九的金佛强上百倍。不管大庙小庙穷庙富庙,信众来寺院拜佛,就看能不能真正升起对佛法的正知正见正念正信。

查看更多...

分类:心海泛舟 | 固定链接 |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796

2012新作连载(20)

                        

                          七.玛哈嘎拉大护法   
     凡去过措卡寺的人,不少人会觉得,那儿的玛哈嘎拉特别灵。去年十月,我也有幸得到玛哈嘎拉的眷顾,切身感受其种种灵验之处。其实,措卡寺有汉地信众前来朝拜并领教玛哈嘎拉种种奇迹,不过是近十年的事,甚至六七年前来措卡,因为路没修好,只能骑马或徒步上山,更是来者寥寥。而在当地,措卡享有玛哈嘎拉特别灵这么一种美名,可就由来已久了。据说,一千二三百年前莲花生大师来这里闭过关后,藏传佛教最大的护法神玛哈嘎拉就日夜守护着这块圣地。
    在藏地不管什么教派,不少寺院都供有玛哈嘎拉像,有两臂的,有四臂的,有六臂的,但其面部和身体形象大同小异,都显降魔愤怒相,身色蓝黑,体形粗壮,方额大脸,三目圆睁,头戴五骷髅冠,颈佩人首项链,左手持颅器,右手握钺刀,腰间围虎皮裙,身后烈焰腾腾,气势威猛无比。比较起来,噶举派较其他教派对玛哈嘎拉最为推崇,立宗之始就将其奉为第一护法神,故在噶举派的每一座寺院里,玛哈嘎拉都享有特别重要的位置。

查看更多...

分类:心海泛舟 | 固定链接 |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