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佛陀舍利百年增百倍  药医后辈发心济世人

 

约在一个世纪前,东北一位崇信佛道的大地主、大善人,从一位去印度朝圣回来的友人那里,得到几颗佛陀舍利。该地主将舍利视为至宝,供于家中佛堂,时常虔心礼拜。为了回报这位友人,他特地馈赠六亩良田,以示谢意。

世事无常,风云变幻,数十年后,社会进入了一个佛道被贬、信仰颠倒的非常年代,这位一夜之间面临灭顶之灾的昔日财主,战战兢兢将几尊佛像和佛陀舍利,藏于一个不引人注意之处,从此只能在心里默默礼拜。去世之前,他将佛像和舍利传给了像他一样信佛的女儿,希望有朝一日这些圣物能重见天日。

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这位地主女儿嫁给了一位很早参加革命的军医,不仅找到了人生的一种归属,也算寻到了一把遮风挡雨的保护伞。好在这位军医出生中医世家,虽然十七岁就已腰挎盒子枪当上了农会主席,打打杀杀,战地救伤,经受过莱芜战役、孟良崮战役等多次战火洗礼,但骨子里还是个秉承了中国传统医学悬壶济世理念的药医师,解放后很早就脱下军装,专一行医,娶了地主千金为妻后,对夫人信佛礼佛的行为一直都十分宽和容纳。

杯具的是,天翻地覆的“文化大革命”一来,这位革命资格颇老的老军医,不仅再也当不了娇妻的保护伞,连自己也保不了了。他一次次挨批挨斗,造反派说他为阶级敌人看病、为地富反坏右看病等等,天天要他挂个大牌子向毛主席请罪。万幸的是,社会上“破四旧”、“抄家”之风刚要刮起之时,这位地主女儿依梦中得到的警示,找了块旧木桩,里面掏空,把几尊最珍贵的佛像和舍利子放进去,藏在一个很埋汰的地方。当家里果然被抄时,这块木头躲过了文革铁扫帚的荡涤。

“文化大革命”过去后,老军医得到了“平反”,不过,这位享受离休待遇今已九十高龄的老革命,再也没有了当年参加革命时对某种主义的狂热和信心,而对原先半信半疑的佛教,倒变得坚信不移了。可惜的是,他那位虔信佛菩萨的妻子,七年前已经先于他去了另一个世界。老革命心怀戚戚,默默发了个愿,有朝一日,有条件了,一定要做个镶嵌宝石的金塔来安放舍利子,以此来纪念他的岳丈和妻子。

妻子去世后,孤身一人的老革命,让长子一家三口搬进来跟他住一起,平时不准其他人随便踏进他的家门,他自己也一年四季轻易不出家门一步。其长子从小跟他采药学医,是家族里唯一一个继承了祖上医道宗风的传人。其妻去世后,依其身前遗愿,几尊佛像和佛陀舍利等也交由长子保存下去。

长子出生于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上小学、中学时正赶上“文化大革命”风生云起、波澜诡谲,“抄家”一来,他小小年纪就成了“坏蛋”的“崽子”,遭人白眼和欺辱,从学校和社会上看到、听到的,尽是些荒唐年代里的荒唐事儿,而母亲除了常在深夜对着扔木桩的方向暗自流泪,平时不敢对子女稍稍表露出对佛菩萨的信仰。“文革”后,佛像和舍利子虽然从木桩里取了出来,但两老余悸未消,对所有的亲戚朋友都一口咬定:佛宝已在文革中流失了……直到“文革”结束好些年了,长子还可以说是一个像他那个年龄的大多数人一样,不信佛,不拜佛,看到别人烧香拜佛,还疑惑不解,佛是木佛还是泥佛?拜他干啥?有啥用呢?奇迹,发生在他三十多岁那一年。那一次,他偶尔去了东北一所小庙,在一个空荡荡的地藏殿里,他随便看看,看着看着,只见写在一块黄布上的“佛光普照”四个字,忽然嚓嚓嚓嚓放出光来。他那时还不知道这是地藏殿,惊得跑出去大叫:“快来人呀!快来看呀!”一个和尚闻声赶来,对他说道:“你喊什么呀喊,你别出声,看到底,你就成就了呀!”和尚走后,他一个人又回到地藏殿,想看看有没有电线短路,没有,灯也没有,什么都没有,连蜡烛都没有。就从这一刻起,他一下子就信佛了。这还只是个开端,此后,他又遇到种种不可思议而又真实不虚的感应事迹,这使他对佛法升起更大的信仰和信心。他信佛之后,对整个社会人生的看法较以前大为升华,他觉得自己的生活和工作也较以前充实了许多。

长子得到母亲传下来的佛像和舍利后,发现近年来舍利子长大了许多,还生出很多小舍利,没过多久,有些小舍利也长得很大,而且还会源源不断生出新的小舍利来……舍利神迹的一再显现,冥冥中让他相信这是天意,是上天一种特殊的启示,或许也昭示了他此生的某种使命。人要顺天而行,他要在老父还健在时,就要努力完成用宝石金塔安放佛陀舍利子的心愿;同时,这么多大大小小新生的佛舍利子,也将是感化度化更多当世人的无上良缘。

因《神奇舍利子》一书结成的因缘,日前,我去东北跟老革命的长子夫妇见了面,瞻仰了他们精心保藏的舍利子。我不知道,百年前东北大地主、大善人得到的那几颗舍利子,当时究竟有多大?因没有照片和记载留下来,略感遗憾。也许,有一颗黄豆那么大?那已经不算小了。也许,更大一些,有一颗莲子那么大?那就更稀有了。而令我吃惊的是,今天,最大的一颗,居然长成一个鸡蛋那么大了!硕大无比的舍利呈圆球状,乳白色,光滑细润,晶莹无暇,瑞气氤氲,灵性盈盈。捧在手里,沉甸甸的,我用带去的袖珍天平秤了秤,居然有半斤多重呢!这真是百年巨变啊!增大了百倍啊!仅就我目前有限的了解,从古至今,恐怕还没在其他地方有佛陀舍利子长成这么大的吧!其它大大小小舍利子,小的不足细砂、粟米或米利大,大的有像豆儿、莲子、桂圆那般大。颜色白、青、绿、橙、紫、灰、黑及无色透明的皆有,但不管什么颜色,外表大都光亮细腻,比和田羊脂玉还要温润细密。从数量上说,百年前几粒舍利子,繁衍增加到今天至少也有百倍之多了呢!

自古以来,佛陀舍利长大增多,并非孤例,如《神奇舍利子》一书第四章第8节《盛唐之世,重现天下》里介绍的唐高宗时掘出的一个石函,里面舍利子多达万颗,一千年里增加了几百倍或几千倍。但像这位东北地主得到的那几颗舍利子,百年里增大百倍、增多百倍,尤其最大的一颗居然有半斤多重,这还是非常难得的。

从东北回来后,我去大小孩通源师处,请这位当代奇人看看我这趟东北之行有幸得到的两颗舍利子。通源师仔细观察后表示,根据他的直接感应和逻辑辨析,百年前东北地主得到的印度舍利及后来的增生舍利,当是佛陀舍利无疑。

我祝愿老军医想要建一宝石黄金舍利塔的愿望能早日实现。我也希望有缘之人、有识之士能助上一臂之力,这也是千载难逢跟佛陀舍利直接结缘的一个绝佳时机。

2016.07.25

 

分类:启事板 | 固定链接 |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4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