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污”和上海“思想工作小组”(3)

“清污”和上海“思想工作小组”(3)
终其一生,陈其五是个令人惋惜的悲剧人物。这位蒙古贵族的后裔,曾是三十年代清华大学高材生、清华大学学联主席,三八年入党,三十多岁就当上了第三野战军政治部宣传部长,是陈毅(1901-1972)手下一名得力干将。解放后曾任华东军政委员会教育部第一副部长等职。但陈毅调京、毛的“好学生”柯庆施来上海主政后,他便走了下坡路,五六年在太湖高干疗养院疗养时,这位英俊才子邂逅刘少奇前妻并酿出一段风流史,不巧被人发现,也成为他仕途上一大污点。六二年他不顾柯庆施阻扰,批准在上海文艺界传达周恩来、陈毅在广州会议上的讲话,同年为被指控发表“反党讲话”的巴金力持公道,遭柯打击,六五年开除出党,下放到扬州农学院。“文革”中上海戏剧学院“革命楼”的薛靖、任小莲等造反派对他进行毁灭性抄家,光是抄走的藏书就有一万册,他从战争年代起写下的大量笔记被抄得一本不剩。青话剧团的一批造反派在杨兴荣带领下晚上闯进他家,残酷鞭打,从夜里打到天亮,浑身上下打得皮开肉绽、鲜血淋漓。六八年四月,张春桥令《文汇报》以整版篇幅狠批陈其五,对他这只“死老虎”犹视为心头大患。“文革”以后,他至七九年才获“解放”,但当年柯庆施、张春桥强加给他的罪名并未全部撤销。至八一年给他安排了工作——上海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比他三十年前的职务还低一级。不过,十几年后重返政坛,又是动过大手术的有病之身,他似乎预感来日无多,不仅不注意保重身体,反而发了疯似的拼命工作,以此来弥补多年来政治上的那种失落,这种心态一直支撑到他生命的最后一刻。可惜他既没有在“真理标准”大辩论中施展才华的机会,又没等到他死后才高涨起来的“改革开放”浪潮,命运偏偏让他在最最吃力不讨好的“清污”运动中压上了一副沉重的担子,他便只能挑着这副其实并不适合他的重担,走完自己生命的最后一段旅程。


[本日志由 c-xd 于 2015-06-28 11:49 PM 编辑]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相关日志: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3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