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生之罪罪难逃

                                    
                                   杀生之罪罪难逃
    
    世间万物中,生命是最宝贵的。生命一旦结束,就再也不能逆转复活,原先的生命体成为一具无知无觉的死尸,腐朽支解,灰飞烟灭,最终归于大自然的茫茫尘埃。每个生命体,都爱惜、珍惜自己的生命,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本能。要说自以为高居万物之上的人类,哪怕人与人之间社会地位高低悬殊、拥有财富多寡不匀,在自珍自爱生命这一点上,普通百姓和豪门贵族并无差别。即便被人类视为低微之物的蝼蚁,同样珍爱自己生命,每个蝼蚁都为了存活于世而孜孜不倦地奋力拼搏。
    自古以来,人类中少数能跟天地神灵直接进行沟通以及特别聪慧明理的的先知、圣人、修行成就者们,凭借对宇宙自然超越常人的认知,多劝诫人类要爱惜生命、不要杀生。
    佛教经典指出:“杀者,丧己本慈,断他命根,最恶不良之事。”在《楞严经》中,佛陀告诉阿难等弟子信众:“阿难,汝修三昧,本出尘牢,杀心不除,尘不可出。纵有多智禅定现前,如不断杀,必落神道。上品之人为大力鬼,中品即为飞行夜叉诸鬼帅等,下品当为地行罗刹。”佛陀还警告后世佛法衰落时喜好吃肉的假佛教徒:“奈何如来灭度之后,食众生肉名为释子?汝等当知,是食肉人,纵得心开似三摩地,皆大罗刹。报终必沉生死苦海,非佛弟子。如是之人,相杀、相吞、相食未已,云何是人得出三界?”
     在中国道教重要经典、成于汉代的《太平经》里,力主戒杀:“夫天道恶杀而好生,蠕动之属皆有知,无轻杀伤用之也。”
    在五代修道高人谭峭(860?-968?)所著《化书•畋渔》里,直斥杀生是违背仁义礼智信的无耻行为:“夫禽兽之于人也何异?有巢穴之居,有夫妇之配,有父子之性,有死手之情。乌反哺,仁也;隼(sǔn 猛鸟)悯胎,义也;蜂有君,礼也;羊跪乳,智也;雉(zhì 鸟)不再接,信也。孰究其道?万物之中五常百行无所不有也,而教之为纲罟(gǔ 渔网),使之务畋(tián 打猎)渔。且夫焚其巢穴,非仁也;夺其亲爱,非义也;以斯为享,非礼也;教民残暴,非智也;使万物怀疑,非信也。夫膻臭之欲不止,杀害之机不已。羽毛虽无言,必状我为贪狼之兴封;鳞介虽无知,必名我为长鲸之与巨虺(huī 蛟龙)也。胡为自安,焉得不耻?吁!直疑自古无君子。”谭峭修炼吐纳胎息、辟谷养生层次很高,可靠采食晨露松饵、栖息烟霞维生,几乎不食人间烟火,百余岁尸解而去,有祥云白鹤绕之。
    在形成于宋代(有说成于汉代)、被后人誉为“古今第一善书”的《太上感应篇》里,亦从因果报应的角度,倡导不可杀生伤生:“祸福无门,惟人自招。善恶之报,如影随形。……不可射飞(鸟)逐走(兽)、发蛰惊栖,填穴覆巢、伤胎破卵,不可杀龟打蛇、伤害昆虫。”
    拥有十多亿信徒的印度教,奉行非暴力、不杀生,起始于公元前几世纪婆罗门教的《摩奴法论》,里面倡导:“不杀生是无法获得肉食的,鉴于杀生违反了非暴力的原则,所以人应该放弃肉食。”今日印度,也许是世界上吃素人口最多的一个国家。
    杀生,可以说是所有罪孽中最严重的罪行。佛教最基本的戒律“五戒”,头一条就是戒杀。道教的“老君五戒”,跟佛教相似,头一条也是戒杀。
    杀生而招致果报,或早或晚,无可逃逸。自古及今许多典籍史料中,有不少这方面的记载。上述《太上感应篇》,曾有数朝数位皇帝为之作序或御命刊刻,民间为之注释增补者众,在清人注释增补的《太上感应篇图说》里,就附有杀生果报事例多则。如:明代万历癸丑年间,镇江钱参将属下有个士兵捕获了一只雁子,关进笼子,放在船尾。天空中有只雁子跟着船悲哀号叫,船上那只雁连声呼应,船行百里到岸,人们将要下船,笼中雁大声呼叫,天空中雁子忽然飞下,两只雁子脖子交连不肯放松。船上士兵见了十分奇怪,用刀将两只雁子都劈死了。钱参将听说后大为恼怒,将船上士兵每人责杖三十。那个捕获雁子的人病了一个多月就死了。又如:有个姓金的秀才是淮阴人,冬天挖土时偶然杀死了一条冬眠的蛇,蛇死的时候,愤怒地看着他。过了十多天,金某手上和胳膊间突然长出毒疮,从毒疮上爬出一条毒蛇。金某知道是杀死蛇后遭受的报应,于是向天和地表示改过,永远不杀害生命。时间久了才好。再如:扬州有个人叫昝(zǎn)四六,善于整理园地,种植花木时,发现一个很大的蚂蚁洞,里面蚂蚁无数。昝四六用滚烫的水浇灌蚂蚁洞,筑土在上面栽花。那年夏天,昝四六裸着身体,忽然看见肌肉间有无数红点,顷刻间浑身起了水泡,每个泡里面爬出一只蚂蚁,过了不几天他就死了。等等。
    在清代纪昀(1724-1805)所著《阅微草堂笔记》里,也收录了不少因杀生而招致果报的事例。如《滦阳消夏录(四)》里,记载闽中某妇人喜欢吃猫,得到猫后,先把石灰贮于一个腹大口小的容器里,然后把猫投入,再将滚烫的开水灌进去。猫被石灰气腐蚀,毛尽脱落,临死前拼命挣扎,血都流入脏腑,肉质洁莹如玉,说是味道胜过鸡雏十倍。每天都张网设置机关,捕猫多少都算不过来了。后来,该妇人病危,发出呦呦猫声,十分痛苦,拖了十多天才死。
    在《滦阳消夏录(四)》里,还记载了一个屠驴者的事例:有个名叫许方的屠夫,其杀驴,先在地上凿沟,上面置板,穴板四周为四孔,将驴足陷于孔中不能动弹。有买肉者,根据所买多少,以开水壶沸水浇驴身,使毛脱肉熟,而后用刀将驴肉刳出,并称只有这样,肉质才脆美。过一两天,驴身肉尽而死。未死之时,为防驴子痛极嘶叫,将驴嘴紧紧夹住,使不能发声。只见驴子两眼暴凸,似有怒火迸出,惨不忍睹。而许方却恬然不以为意。后来许方患病,全身溃烂,体无完肤,形状一如所屠之驴,躺在床上,痛苦至极,求死不得,哀号四五十天才死。病中,许方痛自悔责,嘱咐名叫志学的儿子赶紧改业。许方死后,其子不再屠驴,改而屠猪。纪昀说,我幼时还见到过志学,现今没听说许家有子孙后代,恐怕是断子绝孙了吧。
    有必要指出的是,纪昀被称为“大清第一才子”,历雍正、乾隆、嘉庆三朝,官至礼部尚书、协办大学士,还任《四库全书总目》总纂修官,以他的学问、声名来说,堪称已达社会顶峰。凭着他的才识、学问及地位,除了完成皇上交办的编篆《四库全书总目》任务,自己闲余不管从事点什么研究、写点什么东西,毫无疑问,都会是最顶尖的煌煌大作。而现在我们看到,他真正留给后人的,乃是一部《阅微草堂笔记》。至于另一部《纪文达公遗集》,只是包括各种诗、文及为人作的墓志铭、碑文、祭文、序跋、书后等等的汇编吧。中国传统文化讲的是文以载道,最为道者,首推《论语》、《孟子》、《诗经》、《尚书》等四书五经,而后是《史记》、《汉书》等二十四史,再后是儒道墨法等诸子百家,再后是各朝各代的名流名篇,最后,才是稗官小说,而按正统观点来说,稗官小说已经不太入流、至少是不入主流的了。鲁迅在《中国小说史略》里有言:“小说家者流,盖出于稗官,街谈巷语,道听途说者之所造也。孔子曰,‘虽小道,必有可观者焉,致远恐泥。’是以君子弗为也,然亦弗灭也,闾里小知者之所及,亦使缀而不忘,如或一言可采,此亦刍荛(chú ráo 割草打柴者)狂夫之议也。”而《阅微草堂笔记》,正是这么一部只能划入稗官小说范围里的作品。其主要内容,是他在多年时间里辑录到的一千多则神灵鬼怪、因果报应、三教九流、奇情异事等等。
    《论语》有言:“子不语乱力怪神”,这基本上是历朝儒家对待天地神灵的态度。纪昀身处庙堂之高,当然知道这类归入“小道”的笔记小说不为朝堂和主流社会所重,但他仍执意从之。为什么?因为,他写的这些天地神灵跟世俗社会相互沟通显灵的事迹,才是他真正最感兴趣、最有感触的东西,而且毫无疑问,他自己跟天地神灵也有一定的相应。一个人一旦能跟天地神灵相应,其眼光、境界就会大大超越世俗的藩篱,所以,将这些东西写出来,也可以说不仅仅是出于他个人喜好,更毋宁说是他承续上天的一个使命,由此因缘,天地佑之,神灵护之,他才能见闻并辑录下来那么多常人几辈子都不易遇到听到的真人真事。而《阅微草堂笔记》这本书,若一旦因缘际会、时机成熟,允其广泛流行、普泽天下,其可教化民众的作用,是十套《四库全书》也抵不上的。
    《阅微草堂笔记》问世后,坊间翻刻者众,有人比之风行百年的畅销书《聊斋志异》,本意是赞誉《阅微草堂笔记》像《聊斋志异》一样声名隆卓、广受欢迎。其实纪昀本人对《聊斋志异》并不十分满意,认为蒲松龄所写虚构成分太多,相比之下,他自己绝对是如实记录,基本上每篇都写明来处,无有半点虚构描写,书中有四卷之卷名就是仿造佛经开头的“如是我闻”四个字!哪怕按现代新闻学的“六要素”(即时间、地点、人物、起因、经过、结果)来衡量,也无一不合格了吧。
    你若确信纪昀所记都是真实无虚、毫无杜撰的事实,再来看看《滦阳续录(三)》里,有一则纪昀从其同僚汪晓园大学士那里听来的,一个屠夫死后转世为猪的经历,或许,你对杀生的果报,再不会掉以轻心了!这段六百多字的记载,在书中算是比较长的了,写得也很平白通俗,应该能看懂,少数不常用字,我在括号里加了注音。文如下:

    汪阁学晓园言,有一老僧过屠市,泫然流涕,或讶之,曰:其说长矣,吾能记两世事。吾初世为屠人,年三十余死,魂为数人执缚去,冥官责以杀业至重,押赴转轮受恶报,觉恍惚迷离,如醉如梦,惟恼热不可忍,忽似清凉,则已在豕(shǐ 猪)栏矣。断乳后见食不洁,心知其秽,然饥火燔烧,五脏皆如焦裂,不得已食之,后渐通猪语,时与同类相问讯,能记前身者颇多,特不能与人言耳。大抵皆自知当屠割,其时作呻吟声者愁也;目睫往往有湿痕者,自悲也。躯干痴重,夏极苦热,惟汨没泥水中少可,然不常得。毛悚而劲,冬极苦寒,视犬羊软毳(cuì 细毛)厚,有如仙兽。遇捕执时,自知不免,姑跳踉奔避,冀缓须臾,追得后蹴踏头项,拗捩(ǎo liè)蹄肘,绳勒四足深至骨,痛若刀眘(shèn)。或载以舟车,则重叠相压,肋如欲折,百脉涌塞,腹如欲裂,或贯以竿而扛之,更痛甚三木矣。至屠市提掷于地,心脾皆震动欲碎,或即日死,或缚至数日,弥难忍受,时见刀俎(zǔ 砧板)在左,汤镬(huò 大锅)在右,不知著我身时,作何痛楚,辄簌簌战栗不止。又时自顾己身,念将来不知磔(zhé 裂牲)裂分散,作谁家杯中羹,凄惨欲绝。比受戮时,屠人一牵拽,即惶怖昏瞀(mào),四体皆软,觉心如左右震荡,魂如自顶飞出,又复落下。见刀光晃耀,不敢正视,惟瞑目以待癈剔。屠人先剚(zì 刺)刃于喉,摇撼摆拨,泻血盆盎(àng 小口盆)中,其苦非口所能道,求死不得,惟有长号。血尽始刺心,大痛,遂不能作声,渐恍惚迷离,如醉如梦,如初转生时。良久稍醒,自视已为人形矣。冥官以夙生尚有善业,仍许为人,是为今身。顷见此猪哀其荼毒,因念昔受此荼毒时,又惜此持刀人,将来亦必受此荼毒。三念交萦,故不知涕泪之何从也。屠人闻之,遽掷刀于地,竟改业为卖菜佣。

    因为生命是世间万物中最宝贵的东西,毫无疑问,杀害生命是世间一切恶行中最大的恶行、一切罪业中最大的罪业。从古至今,世界各国的律法,林林种种、千差万别,总体上都把故意杀人罪定为最严重的罪行,并给予最严厉的惩罚。
    不过,人类对杀生的定罪,有极大的局限,通常只限于国家、部族内部对国民、族民的被杀害,若国家、部族之间发生战争,那就彼此拼命杀人恨不得把对方杀死越多越好。更不要说有些极端邪恶的势力,如希特勒之灭绝犹太人的种族大屠杀,以及某些邪恶势力以极端残忍手段对手无寸铁平民百姓杀人夺命、杀人取器等等。
    另外,人类对人类之外生命的杀生,很多人毫无负罪感,自以为人的生命才是生命,不把其他生物的生命也当作生命看待,随随便便就踩死根本没惹他的虫蚁,有人甚至以欣赏动物的受折磨、垂死挣扎为乐事。
    要说人类最大规模的杀生,恐怕就是张口吞噬生命了!你看看全世界几十亿人口的餐桌上,每天要吃掉多少鸡鸭鱼肉等荤腥之物!有多少生物因为人的嗜欲而被剥夺了宝贵的生命!而且,近百年来,人类嗜食生物,有愈演愈烈之势,据不完全数据,全球肉牛存栏量2018年高达10亿多头!中国生猪出栏量2018年将近7亿头!按人口分摊,平均每个中国人一年要吃掉半头猪!更不要说铺天盖地诸如“小龙虾”之类的龙虾馆、龙虾店,听说在每年龙虾上市季节,光是一个南京市每天吃掉小龙虾至少数十吨、最高上百吨!这意味着每天有数十万、数百万活生生的小生命被活活煮死!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上面摘引的一些杀生果报的事例,并不是偶然现象,其内在的因果关系,其实有一种必然的规律。至于很多人看不到,这并不奇怪,像前后世等因果报应的内在关系,超越了常人的认知能力,通常只有佛、菩萨、罗汉、通灵者或修行成就者,才能看到。但普通人一般情况下看不到的东西,未必等于不存在呀。看不到,也未必就能否定其真实不虚的存在呀!在现实社会中,有时偶尔让人们看到一些现世报的事迹,这是上天对人类的一种警示!一种告诫啊!当前,某种凶狠又狡猾的病疫正肆意流行,很大程度上,这是某些人对生命的极端漠视,导致害人又害己、哀鸿遍宇。人在做,天在看,上天的判罚会是公正的,那些好话说尽、坏事干绝的极端作恶者,最终逃不脱上天和人间的双重惩罚。犯下了大大小小罪孽的各色人等,最终都要为自己的杀业买单。在这种大灾难来临的时候,若要临时抱佛脚,恐怕已未必来得及,但抱总比不抱好,只要真以“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意念悔过自新,或许还能减轻减缓一点果报现前。
    我食素至今已三十年,身体无任何营养不良症状,相反,以前患有的某些疾病、伤痛,都莫名其妙地消失了。有幸得到神灵护法加持护佑,有时身体素质甚至出现逆生长的现象。当我有时去放生的时候,曾不止一次出现令人欣喜的瑞相。但在三十年之前的日子里,我也曾吃肉,偶尔也曾做过杀生的事,现在每思及此,都心里难过、悔恨无已。我一再悔恨从小到大受到所谓无神论及某种教义灌输洗脑,一叶障目,挡住了认识宇宙人生真正真理的途径。我现在唯有向上天、向被我伤害过的生灵,表示深切的忏悔,并希望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和感受,让当今许许多多像我以前那样不了解佛道、不信佛道的人,能放下执着、改变偏见,从此走正道,走大道,在任何时候做自己该做的事,不做自己不该做的事。
    我希望,每一个有缘看到我这篇东西的人,不管你以前怎么样,只要从现在起,下个决心,不再杀生,不再吃肉,最起码先从减少食肉开始,至多吃一点三净肉(即不见杀、不闻杀、不为己杀之肉),上天一定会给你一条比原来的惯性轨迹更好的新路。

0328


附:文中《阅微草堂笔记》一则引文的白话译意:
    这是我的同僚大学士汪晓园告诉我的:有一个老年僧人经过屠宰地的时候,两眼流下泪水。有人很惊讶,问老僧为何流泪?老僧就说了:这事说起来话长了,我能记起前两世的事情。前世的前世,我是当屠夫的,三十多岁就死了,魂灵被数名冥司差役捆绑而去。冥官责备我在世时杀业太重,着差役押送去遭受轮回恶报。我只觉得恍惚迷离,如醉如梦,只是焦灼烦恼难以忍受。忽然感觉清凉,则已在猪栏里了。断乳以后,看到食物不干净,心里明白那食物确实太脏了,但饥饿的感觉像火烧一样,五脏仿佛要被烧焦,不得已只能吃它。后来渐懂猪语,不时与同类互相问询,发现猪里面能记得前世的颇多,但就是没法跟人讲话沟通。大抵都知道以后会被屠宰,不时因忧愁而发出呻吟声,想到悲苦处,眼睫毛会被泪水打湿并留下泪痕。猪的身体很笨重,夏天热的时候特别难受,只有浸没在泥水中时稍好过一点,但不常有这种机会。猪身上鬃毛硬挺,到冬天感觉特别寒苦,这时候看到狗啊羊啊身上细毛那么厚实,羡慕它们像仙兽一样幸福。等到有人来捕捉时,自知免不了会被捉杀,但仍奔跳躲避,哪怕拖延一点时间也好。被追上后,就被人踩住头顶,扭弯蹄肘,用绳子紧紧捆住四脚,几乎勒到骨头,痛如刀割。然后装上车船,许多猪被重叠挤压在一起,肋骨似乎要被折断,筋脉压得不通,肚子涨得像要裂开来。有时还被人用竹竿扛着,痛得比枷在犯人颈、手、足三处称为“三木”的刑具还要厉害。到了屠宰场,被重重地扔掷于地上,心脾震动得像要碎开。有可能当日就死,也可能要缚上几日才死,非常难以忍受。不时看见屠刀和砧板在一边,大汤锅在另一边,不知煮自己身体时,身心会何等痛苦,为之簌簌发抖不止。又不时看顾自己的身体,将来被割裂分散开来后,不知成为谁家的碗中羹,想到这里,凄惨欲绝。等到要被杀时,屠夫一牵拉绳子,顿时就惶恐昏乱,四肢发软,觉得心在左右震荡,魂好像已经从头顶飞出又落下来。只见刀光晃耀,不敢正视,闭上眼睛等着挨刀。屠夫先用尖刀刺入喉咙,并摇摆晃动猪身,让血泄于盆中,此时痛苦没法形容,求死不得,唯有拼命哀号。血流尽了,开始刺心,非常痛,但已发不出声音来,渐渐恍惚迷离,如醉如梦,就像上次转生时那种感觉。好一会儿,稍稍醒过来,自视已变为人形了。冥官以我前世尚有善业,仍然允许我为人,就是我现在的这一身。刚才见到这头猪哀伤其受到的残害,由此想到自己前世受此残害时的情景,又怜惜此刻操刀的人,将来也必然会受此残害。这几个念头萦绕在一起,不知怎么泪水就流出来了。屠夫听了僧人的这番话,当场就把屠刀扔地上了,从此改业为卖蔬菜的人。




[本日志由 c-xd 于 2020-04-10 10:11 AM 编辑]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相关日志: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796